推荐资讯

他是还想怎样啊这个家有多缺个女人他自己又不是没有意识到

发布时间:2018-07-05 17:52 浏览:
  林疏影心里咯噔一跳,儿子?七岁?她好像并没有告诉吴子洋关于孩子的事情,他是怎么知道的?
 
    她紧张的连呼吸都放慢,认真的听着,生怕错过什么,只听到吴子洋熟悉的声音,浑厚的传入她的耳朵里。
 
    “如果那个孩子真的是我的,我会要过来的,至于其他的,就算了吧。”
 
    林疏影心尖一疼,其他的?指的是她吗?
 
    明泽楷问,“一家三口不好吗?”
 
    吴子洋想了想,脑海里出现林疏影的一颦一笑,说实话,她挺好,只是,他还不确定。
 
    “我只要孩子。”
 
    我只要孩子。
 
    他说,他只要孩子。
 
    林疏影打开门,难以置信的望着楼下客厅里的男人,就在刚才,她还想要说服自己,只是声音比较像吴子洋罢了。
 
    当楼下三人听到动静,同时抬头望过来的时候,林疏影才看清吴子洋那张脸,他眉心凝重的蹙紧,是觉得她不该这样出现在他的朋友面前吧。
 
    明泽楷和常景浩没想到这里还有个女人,也或者说,就是刚才他们讨论的那个女人,那个孩子的妈妈,同样也是为吴子洋生了一个孩子的女人。
 
    目前情况来看,气氛凝重,她和吴子洋之间的确不是他们之间想象中的那么简单。
 
    明泽楷沉重的拍了拍吴子洋的肩膀,“好好哄着吧,刚才那句话要是我说的,我家立夏已经把楼上所有的东西都扔下来砸我了。”
 
    这小子还真是藏的严实,女人是从他房间出来的,他是还想怎样啊,这个家有多缺个女人他自己又不是没有意识到,单身日子还没过够啊。
 
    “我们撤吧。”常景浩说,走之前还小声在吴子洋耳边指点了一句,“关键时候,身体的行动比沉默和反驳更有效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和他们两个解释,“不是你们想的那样,我和她……我……”从天而降一只枕头,后面的那个脏字他咬牙忍着没骂出来。
 
    明泽楷和常景浩一溜烟消失,当然也没忘把吴子洋家的大门给关的严严实实。
 
    女人,绝对是这是世界上最惹不起的物种,哈哈。
 
    家里只有吴子洋和林疏影两个人,林疏影怒气冲冲的从二楼下来,身上穿着一套过分宽大的衣服,两只手还提着裤腿,如果现在两人不是准备吵架,她这个样子是搞笑的。
 
    “吴子洋,你是怎么知道孩子的事情的?”
 
    吴子洋淡漠一笑,“想知道就知道了。”
 
    林疏影非常受不来他如此不可一世的样子,“那你现在是知道孩子在哪里了吗?”
 
    吴子洋深眸凝着她,“作为孩子的妈妈,你问我这样的问题,不觉得惭愧吗?这七年你到底为孩子做过什么?”
 
    他最后一句问的很愤怒,明显是已经隐忍到极限,算是忍无可忍。
 
    对于他的质问,林疏影无言以对,自从孩子被她的父母带走,她就一直在问自己这个问题,可以死相逼的父母,让她该怎么选择?
 
    “你知道怀孕的时候为什么不找我?孩子被抱走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现在你出现在我的生活,以为只要我和你结婚了,你就可以见到孩子,你就可以把孩子带到你身边,那你有没有想过,孩子七岁了,可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母,孩子是怎么想的?”
 
 第353章 长痛不如短痛
 
    林疏影低着头已说不出话来,他的每一个句责备都是她心中的痛。
 
    她怀孕的时候找过他的,那个时候没有人相信她,她根本没有机会见到他,好不容易有一次见到他,他接到一通电话,是他最爱的常景妍打过来的,他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。
 
    她也会害怕在他知道她怀孕的时候会让她打掉孩子,她不敢,等孩子生下来的时候,孩子都不见了,她要如何去告诉他,他又怎么会相信她?
 
    “对不起……”除了道歉,她不知道还能对他说什么。
 
    吴子洋冷笑一声,“你对不起的是孩子,既然不想要他,你就不该把他生下来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一身戾气的转身离开,林疏影追上他,惊慌的问他,“你要去哪儿?”
 
    “接我的孩子回家。”吴子洋一双深眸紧紧的凝视着她,一股寒气在无形中蔓延,面对这样的他林疏影是害怕的,但也非常清楚他的能力,他竟然这么说了,就一定会做到。
 
    林疏影没有再阻止他,因为她觉得这样也是好事,不管他是怎么想她的,有多恨她,至少她都可以见到自己的孩子了。
 
    却不知,被惹怒的他,是冷血无情的,他离开之前冷冰冰的丢下一句,“在我回来之前,请你离开。”
 
    他这话的意思是……林疏影急忙往前走,一时忘记了穿的还是他过长的裤子,走了一步就绊倒在地,“吴子洋……”
 
    趴在地上的她狼狈极了,他冷漠的回头看了一眼,真的就只是一眼,再无其他。
 
    林疏影泪眼模糊的望着敞着的大门,他走的不带一丝温度,他之前对她所有的靠近,都不过是她的错觉。
 
    那不是因为他开始慢慢喜欢她,而是想要更狠的夺走她一直无能为力的孩子。
 
    林疏影从白天等到夜里,也没等到吴子洋回来,她自己都不知道孩子到底在哪里?这些年她的父母带着孩子去了哪里?
 
    凌晨一点,门口传来开门声,蜷坐在沙发上的林疏影突然清醒,顾不上发麻的双腿往门口跑去。
 
    进来的只有吴子洋一人,林疏影往门口望去,空无一人,她回房抓住正在换鞋的吴子洋,“孩子呢?你没见到他吗?还是我爸妈不同意。”
 
    吴子洋清冷的盯着她抓住他胳膊的双手,或许对于她而言,他算是唯一能让她见到孩子的人,如果他也不同意,那么她还会怎么办呢?
 
    “我不会让你见到他的,如果你想我带着孩子回家,那你就必须答应我,离他远远的,不要让他知道,他有个如此狠心的妈,我宁愿告诉他,他妈已经死了。”
 
    林疏影桎梏在他手臂上的双手一送,脑袋轰隆一声,双腿一软,差点瘫痪在地上。
 
    他是对的,无论恨她,怪她,还是不肯让她见到孩子,他都是对的,就如她说的,她是残忍的,残忍的自己怀胎十月生下的孩子,却一天都照顾过。
 
    她还是从韩志诚那里才能知道,他是几个月会走路的,几个月会叫妈妈的,几岁上的幼儿园,第一天上幼儿园的时候哭的厉害不厉害……
 
    “他好吗?”林疏影胆战心惊的问了他一句。
 
    吴子洋突然就像是变了个人,越发的阴冷,盯着她的深眸冰冷至极,“林疏影,你觉得呢?”
 
    林疏影不敢说话,对他现在是怕的,声音很小的和他说,“志诚会去看他,每次都有告诉我他很好,还偷偷拍了孩子画画的照片给我看,我……”
 
    “所以,连韩志诚都可以去看孩子,而你却一次也没看过他?别人说他很好,你就觉得他很好对吗?林疏影,如果你不爱他,你为什么要把他生下来,既然选择把他生下来,为什么不能不顾一切的照顾好他。”
 
    “对不起,是我不对,难道他不好吗?”林疏影心里更加难受,连呼吸都好痛。
 
    吴子洋冷漠的看着她,苦涩又无奈的一笑,“林疏影,你在乎吗?你真的在乎他过得好不好吗?”
 
    如果在乎,七年了,她要怎么才能做到不管不顾?
 
    林疏影看着对她痛恨到极点的吴子洋,她想解释,或许现在无论她说什么,他都觉得是她在为自己辩解,解释就是掩饰。
 
    但对她而言,她真的是在乎的,很在乎,太在乎。
相关阅读